• HKAHom

中國醫學的尿療法

中國醫學的尿療法

《讀書人》與中區明愛中心合辦:《讀書人座談》

座談嘉賓: 周--周兆祥 黃--黃偉德 (自然醫療工作者)

日期:一九九七年六月十三日

地點:中環德輔道中25號安樂園大廈14樓中區明愛中心

記錄:本刊記者根據錄音整理

周:這次我們談的是朱錦富著的《中國醫學的尿療法》,這本書是黃偉德推薦的。現在不如讓黃偉德介紹一下自己的背景吧!聽聽他何以走上自然醫療工作的道路。

黃:可能從事自然醫療工作的朋友也有類似的經歷。我自幼體弱多病,出世沒多久就有皮膚敏感,服西藥,過了兩個月就演變成哮喘,濕疹、哮喘就如是纏繞 了我前半生,大大話話有二十多年了。以前還可以服西藥控制病情, 可是到了一九八九年,病況已不能控制,越來越差,中藥西藥也試過,仍不能轉好,甚至要考慮輟學。當時我在中大,有幸地聽過周兆祥的一節課,並看過他的一書 《我復悠然》,開始去認識自然醫療,發覺原來除了西醫之外,還有另外的醫療方法,我於是四出尋覓,也碰上了袁大明自然療法醫生。當時,試過草藥、營養補充 劑、食療

等等,主要都是以食入手,情況是有改善,但始終不能根治。後來,知道有尿療法這東西,聽周兆祥和石玄柱的講座,自己回去試了一個月,發覺皮膚情況 有點改變,是惡化了,那時候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停了。過了頗一段時間,大概在一年前,有些研究尿療法的朋友,看我的皮膚仍是沒有改善,於是叫我再試尿療 法。很奇怪,我試服了一小口,沒有久,便得情緒鎮定了,效果反應比預期快。這改變了我一向對自然療法的觀感……

周:是不是以為西醫的方法很快顯靈,而自然療法則要等一段時間?

黃:是啊!那次的反應很快,這是去年七、八月間的事,一直到現在我還有飲尿。

周:你第一次飲尿的感覺和反應是怎樣的?

黃:六年前第一次飲尿,沒甚麼反應,但去年再次上火試飲尿,覺得尿味很濃,不容易入口,不過飲了一個小時後,就覺得精神好了,情緒穩定。

周:飲了多少份量?

黃:大概是一百至一百五十毫升,可能我從小習慣吃藥,尿雖不容易入口,但我仍可接受。說起來大家或許不相信,有些人飲尿一段時間,慢慢會發覺尿有點像清雞湯。

周:有些人說像西洋菜湯。

黃:我自己沒有吃肉多年,奇怪我覺得自己的尿有點像雞湯。

周:你的生肖是屬雞嗎?

黃:對啊!(眾人笑)

周:好了,有關尿療法的書有許多,何以你推薦這本?

黃:尿療法的資料大部分是三個來源,第一個是日本的中尾良一博士,他是軍醫,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隨軍隊到清邁,有很多軍人染了性病,當時藥物不足, 只有用尿療法,結果成功醫治了數百個軍人。他發覺用尿療法醫治性病,比西藥的效果要快。九零年代初,香港有關尿療法的書,都是台灣繙譯日本中尾良一的著 作。第二個來源是西方,約在一九四零年代左右,書名《The Water of Life》,作者不是醫生,而尿療法的靈感是來自《聖經》,因為《聖經》裡有提到「drink you own water 」,他自己及朋友試過飲尿,效果很好,於是著書傳播開去。至於第三個來源,是印度,有很久遠歷史,但我所知很有限……黃:剛才我說到的三個來源,其實他們都有不少的案例支持飲尿的好處。然而,這些都沒有經過有系統的分類,例如尿療法對哪種病有哪種效力等等。近代一 點的書有詳細分析尿裡面的成分,其中有些成分好像尿激酵素,便是西醫用以治療血管閉塞力;此外,其中的褪黑激素,可以幫助人鎮靜神經。這是微觀的看法,而 我則比較欣賞中醫的宏觀看法。現在我們熱衷談論的抗氧化劑,在很多食物裡面也有這成分,西醫的角度跟中醫不同,中醫有分寒熱屬性,西醫就沒有。我以為,不 是抽一種成分出來,而每一個人都可對號入座。《中國醫學的尿療法》就提醒了我們,其實中醫學裡面早有不少文獻有尿療法的記載,並解釋尿療法的長處和短處。

周:我看這本書,看到其中談到飲尿要分季節,原來冬天飲尿,成效最好。在座的聽眾有不少嘗試過飲尿……

聽眾A:我在《明報》裡看到介紹台灣人飲尿,也談到在冬天飲尿最好。

黃:我們談自然療法,許多時都只談清毒,但清得過火,體質會變得虛弱。尿其實是補藥。中醫談補藥,可分四類:陰、陽、氣、血,尿屬滋陰補血藥。中國的養生學有云,冬天是藏的時分,藏即是進補,所以書中說飲尿最好是由冬至到立春,因為春天屬木,是疏洩的季節。

周:一般西醫覺得這種尿療法是瘋狂的,難以接受,又說沒有根據等等。你的看法又如何?尿不是排泄出來的廢物嗎?廢物不是沒用處嗎?那麼你為何服用安?飲尿,同時把裡面的污穢物也飲進體內,安全嗎?

黃:污穢與否,很值得討論一下。用西方醫學的解釋,其實尿是身體內清潔的東西,跟血一樣,尿被排出體外,是因為有剩餘,糞便才真是穢物和毒素排出體 外的途徑。中醫學上,有『人中白』、『人中黃』,尿與糞都用上了。 說到這裡,使我想到有機耕種,用一棵植物的落葉用堆肥,那棵植物會生長得更茂盛。我對種植的認識不多,或者周兆祥可以補充一下。

周:書中說西方這幾百年來也有尿療法,他們到女修院收集尿液,然後用來製藥。在中國,近年來也有人四出收集尿液,用以製藥……

黃:我學中醫的老師也說,尿裡面的尿激酵素,製成針藥,在廣州,若要注射尿激酵素,要一千元一針。

周:我看過一些資料,在日本有幾百萬人長期飲尿,治病成功的例子更多勝數。我看到身邊朋友,有些在座中,飲尿後年青了,容顏好人,都是日子有的例證。不過,我沒有看過戲劇性的效果。

黃: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