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偉德自然醫學中心
Arden Wong Natural Medicine Centre


香港上環禧利街27號富輝商業中心2203室
info@gentlemedicine.info
+852 2815 9900


 

中大介紹順勢醫學小記

January 18, 2019

 

 

 

一,今日獲邀到中文大學的護理學院,介紹順勢醫學。認識各種「另類醫學」(Complemenetary Alternative Medicine) 是香港護士學位課程規定,雖然只是幾節,難言深入,但還是好事,起碼打開護士的眼界,讓他們在照顧病者或是學術研究時,都會有更廣闊的胸懷。以往在公開大學、HKU-SPACE 講過此課,今次回到母校,是最多學生的一次,有護理學士、老年學理學學士的共二百多位同學。

 

二,今日講課地點是崇基學院的信和樓李冠春堂,前身是崇基教學樓群。我很多回憶的地方。

三十年前,我剛入中文大學的逸夫書院,書院新成立,未有自己校園,院務室、學生事務處,都是借了崇基教學樓群的一些房間,就是今日王福元、陳國本樓、信和樓。我們當年籌辦第一屆迎新營,大本營也在這裡,日日在那裡開會工作,要是錯過十二點的尾班火車,還會在這裡留宿,半夜出去逛荷花池(今日未圓湖),又會想著要為新書院構思的鬼故事,不然人家有牛尾湯、一條辮子,我們空白的歷史會不像話。還有,某個炎夏的夜晚,我去幫「赤記婆婆」 (她很神秘,常在校園出沒,但當時沒有人知道她來歷、身份,就是那晚我才知道她在崇基教學樓群有個辦公室) 修理暖爐,回來時,同學們瞪大眼睛看著我。


三,當年,我們有幾個Shaw / 傻同學,儘管逸夫書院是山旮旯咁遠,就是喜歡不搭校巴,今日我又重施故技,由崇基出發,小橋流水,去到本部,經過圖書館,行落逸夫,赤泥坪,出大埔道,搭巴士出沙田,原來體力還不賴。

 

四,路過范克廉樓,民主牆很冷清,只見一個馬克思的「共產黨宣言」研讀活動。旁邊,有兩檔本地有機蔬菜售賣,還有兩台麻雀供同學耍樂,很本土。

 

五,講起崇記教學教,要補記一則。 我在中大那四年,初一年是新亞,第二三四年在逸夫。我主修工商管理 (人力資源管理),但大部份書是讀社會學的,認識批判思考。升三年級的暑假開始,濕疹嚴重爆發,常血流披面,全身滲水劇癢,梳洗不得,全身潰爛,幾乎考慮退學或停學。

逸夫書院裡,我們這批第一代學生,跟管理層都很關係密切的,湊巧他們都係醫學院的,校委會主席、院長、學生事務主任、男舍監,都來自醫學院,同時我也選修了通識課的"Perspectives in Clinical Medicine",很早已有機會目睹中大醫學院各學系大師的學養和風采。結果,卻是令我更遠離主流醫學之路。

 

那時,我嚴重濕疹,大學診所的西醫也轉介了我去找一位研究中醫藥的生化學教授 (當時中大還未有中醫學院)。逸夫同學創立了「逸夫氣功學會」(今日仍在嗎?) ,邀請奇人異士到校園裡。後來,我們幾位同學更在《在中大學生》報做了一個十幾頁的專輯,題目極具挑釁性:「西醫危害健康」 (忘了有否問號或感嘆號),發表後引來醫學生強烈不滿,有大字報的筆戰。

 

我的思想上的一個轉捩點,有兩個最重要的人,一是自然療法醫師袁大明,忘了是誰曾邀請他到威爾斯醫院做講座,另一位,就是周兆祥博士,其時任教於中大繙譯系,卻在宗教系的通識課程《宗教信仰與現代人生》講了一節《綠色生活》,地點就是當時崇基教學樓的一個大講堂。

 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Please reload

Archive
Please reload

Search By 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