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潮陰霾下的不科學、堅離地譫語



一,先來防疫頭盔:口罩、勤洗手,避免人多擠逼地方,無異議。

.

二,疫症的發生,當然有很多不科學因素。生病、疫潮爆發、死亡,是結果;病毒是中介體;環境及個人衛生是土壞,天氣、政治、經濟、民生是近因,個人心靈才是深因。此外,還有個人及共同業力。

.

三,病毒是新型或舊型,由傳統中醫學或順勢醫學去看,在個人防病、個別治療的層面,都不是很重要。病毒是甚麼,就交由微生物學家、傳染病學家、公共衛生專家去研究。

.

四,武漢的天氣,截至26/1計,過去一個月 ,都是寒、濕、小雨、中雨、雨夾雪,晚間最低 -1℃ ~ 4℃,日間最高是 2℃ - 12℃,絕大部份時間無太陽。不用專家,也會知道易生疫病。


香港的暖冬,晚間最低低17-20℃,日間最高 19-25℃,顯然不是疫病的氣候。過去一個月來,流感個案也不算特別多。


一種病毒或疫病,可以遷徒到另一個不同水土氣候爆發擴散嗎?其實不太容易的。


香港由初一開始下大雨、轉冷幾天,但香港天文台預測,未來幾日後,又會回暖,不用悲觀。

.

五,政治、經濟、社會狀況 (集體事件) 與 個人心靈 息息相關,可合併而談。心深處,死亡總是個人靈魂的選擇。政經社的灰暗和無將來 (起碼個人感覺),往往是大疫症的土壤。一九一八年的大流感疫潮,估計全球五億人感染,死了五千萬至一億人,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後期,大疫症反映了當時人類的集體和個人的求死意欲,或者叫悲觀,無希望。


觀看今日的疫情的爆發地的極權治下的人民,大家會有何結論?又看看香港人的傀儡政府、 馬謖領導,大家內心有多少受制於外境,也可自省,有沒有要生病的理由?有沒有要繼續 (不論在甚麼地方)活下去的意志? 今生的功課,已經做好了沒有?

.

六,回到本來的順勢療法專業,怎防疫、怎治療? 治療都是「個人化」,香港的氣候、水土、人,都跟武漢不一樣;如果本地爆發,症狀、病機大概也會不一樣。待有更多更本地個案出現,我們有更多第一手臨床治療經驗後再說怎治療吧。

.

七,要勉強地不科學、不嚴謹說,綜合國內中西醫專家的報導,以及近一兩星期的香港的流感個案 (其實不算多),如果以已知臨床特微來說: 病程纏綿,初發時無燒或低燒,咽乾痛、乾咳無痰或無咳,大便溏瀉、舌苔厚、脘痞、食慾不振、胸翳,嚴重疲累乏力、怠倦,發於陰濕寒、欠缺太陽光之地,主要考慮的順勢療劑,會是 Gelsemium, Rhus-tox, Dulcamara, Bryonia, etc. 再三強調,只是臆測,要臨床要個別辨證,例如汗出、口渴、畏寒畏熱、舌苔、脉象、個別發病誘因、情緒變化等各方面始能準確處方。

.

八,有疑似流感、肺炎症狀怎麼辦? 首先自我隔離,而__醫早已經講了不懂醫無方法,當然係找其他醫師,中醫學、順勢療法醫師都好。 我相信,找你的相熟醫師,問問能否作遙距診治的,減低大家風險,遙距診治不完美,但在假期、疫症時,絕對是可接受的權宜方法。 ( 筆者的學員及舊病人,可來訊息,我會先送上問卷作自己症狀觀察明細,然後再電話傾談。)

.

九,預防方法,未來天氣乾燥及漸漸回暖,多出去散步、曬太陽,袪濕氣;過年食了兩三日,夠了,清淡飲食,不要飲食積滯,不要吃寒涼食物;保持家居環境乾爽,除卻各種抗菌抗病毒香薰精油外,基本的艾薰都很好。最後,自省一下,自己的心靈中,有想死的一角嗎?還是內心的火焰,仍然在燃燒發亮嗎?



63 次瀏覽

黃偉德自然醫學中心
Arden Wong Natural Medicine Centre


info@gentlemedicine.info
+852 2815 9900
Whatsapp : 9696 3579 

 醫道學堂 順勢醫學教育及研究中心​
 Hong Kong Academy of Homeopathy

 

香港荷里活道六十五號唐二樓
1/F, 65 Hollywood Road, Hong Ko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