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偉德自然醫學中心
Arden Wong Natural Medicine Centre


香港上環禧利街27號富輝商業中心2203室
info@gentlemedicine.info
+852 2815 9900


 

癘氣與痼疾

April 22, 2019

 

試論順勢醫學中的癘氣與痼疾
On Miasms and Chronic Diseases in Homeopathy

 

 

一,關於 “Miasm” 中譯
 

Miasm 一詞源自古希臘文,指腐壞、錯誤、污垢等。十八世紀時,始創人赫尼曼在新建立的順勢醫學系統中,借在此古字,卻賦與新內涵、新理論,特別是慢性病成因與治療的新理論。


一般網上詞典,譯作「瘴氣」,但此譯有可議之處。瘴氣,於中國的醫學及地理學上,指南方山林中濕熱濕鬱致病的有毒氣體,估計是熱帶原始森林裡動物植物腐爛生成的毒氣。但是,順勢療法的Miasm 理論,跟古希臘語原意及古希臘醫學理論有異,亦不是「瘴」所指的山林濕熱鬱氣。

 

愚人建議, Miasm 可譯作 「癘」,或癘邪 (邪者,一為相對於正氣,二為指其外源性)、癘氣 (氣,相對於精,指其細微、近乎非物質)、癘邪之氣。

 

註:典出《說文解字》:「癘,惡疾也。」 又典出:《百度百科》:「疠气,指一类具有强烈致病性和传染性的外感病邪。在中医文献中,疠气又称为“疫毒”、“疫气”、“异气”、“戾气”、“毒气”、“乖戾之气”等。明·吴又可《温疫论·原序》说:“夫瘟疫之为病,非风非寒非暑非湿,乃天地间别有一种异气所感。”指出疠气是有别于六淫而具有强烈传染性的外感病邪。」而按此字義,癘邪頗適合用作 Miasm之中譯,有外邪,有劇烈,引發急病的涵義,卻沒特別指山林濕熱。

 


二,赫尼曼的「慢性病」(Chronic Disease)

 

赫尼曼應用順勢療法於急病已有所成就後,花了很十多年去鑽研慢性病 (chronic diseases) 治療,於一八二八年發表初版的《慢性病》(Chronic Diseases: Their Peculiar Nature and Their Homoeopathic Cure) 並於後來的《醫學原理》(The Organon of Healing) 中闡述,長期病 (protracted diseases) 有三類:

 

  1. 為藥物遺害及醫療失誤 (§74-§76),身體元氣衰敗,最為難治;

  2. 為情志壓力、起居環境欠佳、生活飲食不節等所致 (§77),如果糾正這些,假使沒有癘邪潛伏,健康會漸回復;

  3. 為慢性癘邪 (chronic miasm) 感染所致 (§78),而這第三類,才是真正的慢性病。 如無恰當對抗癘邪的治療,慢性病會纏纋終生,直至正氣漸衰,臨終之日。

 

癘邪引致慢性病,是赫尼曼的的新理論,也是其慢性病理論的重心,有別於傳統的古希臘醫學的癘氣致病理論,亦跟當時後世的細菌、病毒致病的傳染病理論有異。

 


三,癘邪 (miasm) 何所指?


究竟癘邪何所指?那不只一個文字或技術定義,而是順勢醫學的哲學及方法的重要問題。


赫尼曼提出的癘邪概念,由現代醫學語言,簡單來說,就是很多慢性病是由「感染」(infection) 所致,受了「癘邪之微生物」(miasmic animalcule) 感染所致。癘邪感染有三階段,一為初感染期,二為潛伏期,三為繼發期。同一癘病的表現症狀,由初感染期到繼發期,不同的繼發期之間,又會變化多端。


赫尼曼發現的癘邪之病,初有三種。一是梅毒 (Syphilis),二是尖形濕疣 (Sycosis or figwart),三是癢病 (Psora or the itch)。多年之後,他發現有肺結核為第四種癘邪,亦稱之為偽癢邪 (tuberculosis or pseudo-psora)。前兩者,梅毒及尖形濕疣,屬性病;後兩者,癢邪及肺結核,則非性病類。


癢邪之病 (Psora),赫尼曼花了很大篇幅去討論,並認為是人類百病之源,意即是絕大部份慢性病的元兇。時而潛伏無症狀,時而「外感誘發伏邪」(借中醫用語)而爆發疾病,時而持續抱病而症狀不變或多變。


值得一提時,赫尼曼提出癘病理論時,顯微鏡技術及微生物學才剛出現。從現代微生物學看,梅毒、尖形濕疣都有清楚指涉的致病微生物,但究竟癢邪之病是甚麼呢?究充癢邪是否指向某單一種微生物或疾病呢?這是順勢醫學學界至今仍有重大爭議。

 


四,癘邪理論有何實質臨床涵義?
赫尼曼提出,治療慢性病需要採用抗癘邪的療劑 (anti-miasmatic)。這裡頭,有幾層意思:

  1. 處理慢性病時,不能只看此刻症狀,更要看整個慢性病的生成和病史。

  2. 急病常非急病,實為「外感誘發伏邪」,於是只針對急病症狀去治療處方會完全妄效。因為急病只是潛伏多時的癘病伺機爆發 (transient explosion of latent psora),急病症狀只是慢性病 (久年癘邪感染) 的碎片(冰山一角)。

  3. 所謂抗癘邪藥物,當然不是現代醫學的抗生素、抗病毒、抗霉菌概念,不是針對病原體 (致病微生物) 去對治,而是按照由此癘邪所引發、整個病史的症狀的總和 (或曰每個病者的獨特病史中,所包含的獨特症狀的總體) 去處方。

 


後註:癘氣不是甚麼?


近代的順勢醫學,癘邪引致慢性病的概念,仍然非常重要。但「癘邪」(miasm)一詞,卻屢被扭曲,大概將三大癘邪變成掙扎頑抗紅熱、掩飾浮誇增生、摧毀滅亡崩壞等三個典型概念 (archetypes),甚至應用於將所有疾病分成三大類,將人性格分成三大類,將病理及症狀分成三大類,將疾病發展分成三階段,將體質分成三大類。這些理論,使順勢醫學及其藥物研究變得相當有趣,但可惜皆非赫尼曼的原意,也未能更邏輯、合理地幫助醫者去診斷及更準確處方。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Please reload

Archive
Please reload

Search By 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