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Wellen Time 專訪談順勢療法



跟 Wellen 聊天,是愉快的,我們談了兩個下午,我不用將事情過份簡化,我的說話對象、我的讀者、我的病人,我都設定為有智慧、有思考、有agency 的自由人,不是將身體盲目地交給權威和專家的愚人,不是以為付鈔就可以買到生命答案的消費者。


我不用跟你說 順勢療法能醫治所有病,不用自誇,也不用太謙卑,我自己和照顧的家人發燒、生病時,我過去三十年從沒用過退燒藥、從沒用過類固醇、從沒用過抗生素;但我的診所裡的病人,我會分析他們的情況,盡我的力量,但如果有其他醫師、其他方法,我樂於轉介,畢竟每個病人是自主,為自己健康和生命負責,也許是我的知識、能力限制、是病人不願透露的深因 (某些難言之隱 或 不想記憶的創傷)、是大家沒醫緣,叫甚麼都好。


我自己兒時用類固醇藥物 (內服、外敷、打針) 二十年,停了三十年,仍感覺到其遺害,但人長大了,不再咒詛類固醇藥物,它有時可以救命,父母在我年紀小時,也是盡他們最大的能力去給我最好的醫療,但當時的社會氣氛、醫生的知識,大家也盡了他們的力。今日,我只能說,你要採用的話,帶著感恩的心,然後用所有身體和心靈的方法去重身掌握自己的力量。 類固醇藥物,是外援,用多了,身體自己的腎上腺就會怠懶,要重建是不輕易的。


我在訪問分享的,是我的經歷、我的創傷,我的看法,不是絕對的對錯、不是社會的對錯,就只是我的思考過程。


父母給我的名字,叫「德」,古字為「悳」,從直從心,世間的黑白對錯是非從不分明,能每句話 每個行動 直接由心出發,就是我的力量,就是我的生命的意義,感激 Wellen Time 讓我暢所欲言。 Wellen Time 訪問: 第一集

575 次查看0 則留言
bottom of page